<code id="IIWABAAC0883"></code><style id="IIWABAAC0883"></style>
    • <acronym id="IIWABAAC0883"></acronym>
      <center id="IIWABAAC0883"><cente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center><abbr id="IIWABAAC0883"><di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noframes id="IIWABAAC0883">

    • <optgroup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sup id="IIWABAAC0883"></sup></strike><code id="IIWABAAC0883"></code></optgroup>
        1. <b id="IIWABAAC0883"><label id="IIWABAAC0883"><select id="IIWABAAC0883"><dt id="IIWABAAC0883"><span id="IIWABAAC0883"></span></dt></select></label></b><u id="IIWABAAC0883"></u>
          <i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tt id="IIWABAAC0883"><pre id="IIWABAAC0883"></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黄金瞳》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明天会更好(下)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呼……,

          在爬上一处较陡的斜坡后,庄睿长长的吁出了一口白色的气体,他已经来到了雪山的中上段,这里常年积雪不化,气温都是在零度以下的。

          要说今儿并不是登山的好日子,因为风势比较大,狂风将山上的积雪吹起,弥漫在前行的道路上,让人根本就看不清脚下的山道。

          用手托了一下背后那足有一米多高的超大背包,抬头看了看高耸入云的峰顶,庄睿的面色有些发土。

          原本庄睿就想携带个野外帐篷和一点补给出来的,没想到秦萱冰不放心他一个人登山,有用没用的玩意都给他塞到了包里。

          只是秦萱冰也不想想,这山势陡峭积雪路滑,带那么多东西不是害人嘛,有好几次庄睿都重心不稳,差点没摔下去。

          相比庄睿的狼狈,白狮就潇洒的多了,脚上长着厚厚的肉垫,还有那锋利的爪子,让白狮在雪山上如履平地,如果不是等庄睿,它估计在就爬到峰顶了。

          不过由于今年的幼崽刚出生,雪獒留在了北京,并没有随行,这让重返故地的白狮的兴致,却不是那么的高。

          “白狮,休息下吧……”

          庄睿这一口气爬了差不多有三四个小时了,虽然体质过人,但热量的消耗还是需要补充的,找了一处略微平坦点的地方,庄睿从背包里拿出了些食品。

          在自己嘴里塞了块巧克力后,庄睿录了五六根婴儿手臂般粗细的火腿肠,都丢给了白狮,他也不怕这玩意冻的硬梆梆的,以白狮那牙口,估计连钢筋都能咬断掉,这点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将吃剩下的塑籼包装放回到背包里后庄睿站起身来,继续往上爬去,虽然这次携带的物资有点多,但比起常人来,庄睿的速度还是要快出许多。

          ,“嗯?血迹?”

          在来到距离顶峰还有四百多米的地方庄睿发现一处平缓的山坡前,那冻的极其硬实的积雪上,有血迹喷洒的痕迹。

          “看来这应该是络腮胡那帮子人遭遇金雕的地方了”

          庄睿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地形,不禁有点后怕,如果不是这平坡上方就是凸起的岩壁,正好遮挡住了下面的视线的话,恐怕金雕还没那么容易逃出去呢。

          再往上爬了两百米左右的高度,雪山已经呈现出冰11形态了一狠狠巨大的冰柱拔地而起,在阳光的照射下,反映出了绚丽的光彩,一个小小的咳嗽声,都能引起巨大的回音。

          “嘿,没想到前面还有人,不会是盗猎者的同党吧?”

          在徒手攀上一处崖壁后,庄睿竟然听到了人声他没想到在这堪称人类禁区的地方,还有人在活动,不由加了一分小心,释放出了眼中的灵气。

          “原来是支登山队啊……”

          在释放出灵气之后,庄睿,“看”到距离他四十多米高的地方,一个四人登山小队,正艰难的往上攀爬着除了攀登必备的设施之外,他们并没有携带任何的武器。

          此时的雪山坡度,已经在六十度以上了,在这上面,人根本就无法直立行走,那四个穿着钉鞋的登山队员,真的是在,“爬山”整个身体几乎都匍匐在了冰面上。

          而庄睿虽然背了一个硕大的背包,但是架不住他腿上有“力”啊几乎每一脚踩下去,都能将长长的鞋钉深深的钉入到地面被冻的极其坚实的冰中,看上去深一脚浅一脚的爬的很辛苦,其实速度却是非常的快。

          ,“嘿,哥们,你们几个人啊?要不要我们放下绳子?”

          到了这种高度,空气稀薄极为稀薄,几乎每向上一米,都要付出极大的体力,如果有一根加固的绳子甩下去,对于后面攀爬的人而言,无异要轻松很多。

          在庄睿追到这个登山队后面20米的时候,前面的几个人,也终于发现了庄睿的存在,向上攀爬的动作放缓了下来。

          国内的登山极限〖运〗动,尚且出于发展的雏形,这四个人都来自同一个登山俱乐部,能在这海拔三千多米高的地方见到同行,无异是一件很让人愉快的事情。

          ,“就我一个人……”

          庄睿大声回应了一声,不过山上的风势是往下吹的,他刚一张开口,就被灌了满肚子的风雪,估计喊出苒话对方也没能听到。

          ,“就……就你一个人?”

          当庄睿爬到与他们平齐的地方后,几今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登山队员,不由都瞪大了眼睛,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盯住了庄睿。

          有个人甚至伸头看向庄睿的下方,想瞅瞅下面是不是还有人没上来的,当然,除了体型庞大的白狮,他却是再没能看到一个同类了,这让几人惊愕莫名。

          要知道,在这种地方玩登山极限〖运〗动,危险性是非常高的,一般来说,都是四五个人组成个登山小队,相互协作之下,才有可能等到峰顶。

          不过另外还有一种玩法,就是hua钱雇人,连拉带抬的硬生生的把自己给送上这高山之巅,去感受那种山高人为峰的感觉。

          那位号称数次登山珠穆朗玛峰的地产大亨,就是这么玩的,据悉那哥们一次登山就要hua费上百万美元之多。

          但是像庄睿这般单枪匹马的独闯大雪山的,眼前这个登山小队还真是没见过,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嘛。

          当然,国外有些极限〖运〗动的高手,向来都是独来独往的,但这不是在国内吗,这哥几个还没听说国内出过这样的牛人呢。

          ,“呵呵,这山我爬过,难度不是很大,所以这次就自己……不,和白狮一起上来了,这是我的伙伴,它不会咬人的……”

          庄睿也知道自己的出现比较突兀,是以看到几人一昏见鬼的表情后,笑着给他们介绍了下白狮。

          ,“嘿,哥们,您真牛啊,单枪匹马的就敢闯大雪山”

          ,“哥们,您这是藏獒吗?怎么像只狮子似的”

          在听到庄睿口中的声音后,这哥几个终于确定庄睿不是传说中的雪怪了,当下围着庄睿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在他们眼中,庄睿浑身上下都充满着神秘。

          庄睿笑了笑,在风口扯着喉咙说话,可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当下伸手指了指上方,说道:,“走吧,上面有个避风的地方,上去再说……”

          ,“妈的,这还是人吗?”

          看着庄睿连把登山杖都不拿,带着白狮就蹭蹭蹭的赶到了他们的前面,登山小队的几个人顿时看直了眼,他们在俱乐部所学的登山知识,完全都被颠覆了。

          等他们来到庄睿所说的避风处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看着面前的银色的美制瓦斯炉和上面已经快烧开了的水还有地上的大块风干肉时,哥几个差点没一头栽倒山下去。

          这都什么人啊,一个人登山,居然连锅碗飘勺都带上了,难道他不知道登山要尽最大限度的减轻负重吗?

          就像是四十年前的登山绳,重达20多公斤,而现在具有同样功效的登山绳,不过1.5公斤,这都是为了减轻负重所改善的,但是从庄睿那虚掩着的背包口看,这哥们最少也背了四五十斤重的东西。

          庄睿将冻得硬邦邦的羊肉扔进了锅里,招呼道:,“来,来,站着干嘛啊,坐,都坐,喝口热汤暖暖身子……”

          几个疑似在梦中的家伙,听到庄睿的话后,才清醒了过来,连忙解开背包,将头上捂得严严实实的帽子摘了下来。

          坐在庄睿正对面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登山队员,在看到庄睿的脸后,发出一声惊呼:,“悔……,

          ……,你是庄老师吧?”

          ,“你认识我?”庄睿闻言愣了一下,没想到在这人迹罕集的大雪山,居然还有人认识他。

          “嘿,庄老师,您老有名了,听说世界冒险者协会都给您发邀请书了,您可是我的偶像啊……”

          这一口东北话的哥们挥舞着手臂,那样子简直比追星族还要狂热,在见到面前的神秘人是庄睿之后,他们心中的疑惑也全然消失掉了。

          庄睿并不知道,在国内甚至世界探险界和科考界中,他已然成为了一个传说。

          海盗岛的发现,尘封千年的海底宝藏的出水,以及成吉思汗陵的问世,使得庄睿名声大噪,要知道这其中的任何一件事,可能都是常人一辈子无法完成的。

          在那些国内初具雏形的探险者们的眼中,庄睿那简直就是火眼金睛三头六臂般的神话人物,眼前的这几位自然也不例外。

          而庄睿一人携带那么多物资的事情,也都被几个〖兴〗奋的家伙给忽略了,围在庄睿身边问东问西要求合影,就差没让他在内裤上给签名了。

          庄睿也是哭笑不已,没想到躲在这海拔几千米的大雪山上,竟然也能遇到粉丝,看来日后真的是要去“萱睿岛”上隐居才行了。

          实在受不了身旁那热切的眼神,庄睿吃饭的速度都比以前快了很多,在两碗热汤下肚之后,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鹰鸣声。

          “小金?”庄睿抬头望去,金雕的身影从山的背面,贴着峰顶飞了出来。

          (ps:下一章大结局,写了整整一个通宵,打眼先睡觉了,醒了再修改下,晚上发出)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