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IIWABAAC0883"></code><style id="IIWABAAC0883"></style>
    • <acronym id="IIWABAAC0883"></acronym>
      <center id="IIWABAAC0883"><cente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center><abbr id="IIWABAAC0883"><di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noframes id="IIWABAAC0883">

    • <optgroup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sup id="IIWABAAC0883"></sup></strike><code id="IIWABAAC0883"></code></optgroup>
        1. <b id="IIWABAAC0883"><label id="IIWABAAC0883"><select id="IIWABAAC0883"><dt id="IIWABAAC0883"><span id="IIWABAAC0883"></span></dt></select></label></b><u id="IIWABAAC0883"></u>
          <i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tt id="IIWABAAC0883"><pre id="IIWABAAC0883"></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阴阳伏魔》 第一章 请天兵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夜色将至,乌云盖顶,雨淅淅沥沥的下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好重的怨气啊。”南京医科大学的门口一个身材偏瘦面容冷峻的黑衣青年轻声说道。

          青年迈步正欲走进学校却被保安拦住了,“站住!干什么的?”

          看了一眼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保安青年眉头一皱。“怎么?李校长没通知过你吗?”

          保安眉头一挑“李校长?小子你谁啊?我们这没有李校长只有一个陈校长。别想浑水摸鱼,快走快走!”

          闻言青年已经有些怒意,想自己夜冥殇的大名在阴阳界谁敢不给几分薄面,想请自己出手的人比比皆是。今天过来没人迎接也就罢了,竟然连门都不让进还被一个保安驱赶。爷好心来给你们驱鬼竟然还受此窝囊气!罢了,管你们死活,爷不干了!

          夜冥殇也不说话,转身便欲离去刚走两步却被一个声音喊住。

          “夜大师!”回头只见一个大腹偏偏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跑了过来。夜冥殇不予理会径直离开。

          “夜大师请留步啊!”见夜冥殇不予理会中年人赶忙加快速度跑到夜冥殇身前。

          “夜大师为何离去啊?!”中年人喘着粗气说道。

          看着中年人这副嘴脸夜冥殇更是气恼。“因何离去?这话该我问你啊?李校长,或者是陈校长?”

          夜冥殇的话倒是让中年人一愣“什么?夜大师此话是何意啊?”

          中年人的反应倒是让夜冥殇奇怪,因为以他察言观色的本事看这中年人的确没有说谎做作的成分。随后夜冥殇将来此的遭遇的事情一一说出。

          “什么!他们竟然敢?!”中年人一怒,脸上的肥肉都在颤抖。他叫李建国是南京医科大学一名副校长,同为副校长的是他的死对头名叫陈家兴。最近老校长要退休新任校长要从他们两个中选出,而陈家兴最擅长溜须拍马收买人心都说新校长非陈家兴莫属。

          而以他和陈家兴的关系在陈家兴上任之后定会遭受打压排挤,能不能在这学校混都还是个问题。所以很多人已经自动把他除名了。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再加上这次请夜冥殇出手更是以宣扬封建迷信被陈家兴狠狠的打压了一番。但他没想到他陈家兴竟然做到如此!这不是拿整个医科大的学生的性命开玩笑吗?!

          听了李建国的解释,夜冥殇对他也没什么气了。反而还十分欣赏李建国,在这种特殊时期竟然还敢冒险请他捉鬼。毕竟现在大多数人都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这被人抓住了尾巴肯定够他喝一壶的。

          “好吧,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带路,这东西可凶的很。”

          “是,是。夜大师请跟我来。”看到夜冥殇消了气,李建国赶忙点头哈腰的向前带路。结果刚走到门口又被那个保安拦住了。

          “李副~校长,你是咱们医科大的副~校长自然进出自由。可这来历不明的人就算你是副~校长也不能随意带进学校吧。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可不是你一个副~校长能担得起的。您说是吧。李副~校长”

          听闻此言,李建国的头发都立起来了。这保安不光敢拦他竟然还特意把副字拉长来羞辱他,自己什么时候沦落到被一个保安如此欺负的地步了?!

          “李校长,看来你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威严嘛。连一只小狗都敢咬你了。”夜冥殇这时候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李建国一惊,他知道夜冥殇这是有些生气了。生怕他再离去李建国眼睛一瞪指着保安的鼻子就骂了起来“老子让什么人进来是老子的自由,不管我下不下台我现在还是这里的校长,就算是副的也不是你一个小小的保安能管的起的。再不知死活你就给老子滚蛋!”

          本来保安听到夜冥殇说他是狗还准备开骂呢,结果还没开口就被李建国指着鼻子骂了一顿。这一骂倒是把他骂醒了,没错人家到底还是这里的校长,就算是副的也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他要被炒了鱿鱼以他的人缘恐怕没人会帮自己说情吧。

          “夜大师,对不起让您受到如此待遇。请您看在这些学生的份上千万要除去这妖邪啊。只要学生们平安不管上刀山下油锅我老李都不含糊!”

          李建国的话倒是让夜冥殇有些刮目相看,虽然他是窝囊了点,但是却是一个称职的校长。

          “走吧。”

          这次没有人在阻拦,很快二人便到了出事的学校后山。一到这里夜冥殇就感觉到了很重的阴气,即便是李建国这个普通人都感觉到不寻常,这里的空气冷的刺骨。

          山脚下已被拉起了警戒线,同样有人看守。二人到来又被人给拦住了,但是这次拦住他们的是警察,李建国的名号便不管用了。不过这倒不是陈家兴做的手脚,人家的确是秉公执法。

          李建国正在和两个警察交涉却突然听到一声惨叫,暗骂一声糟糕夜冥殇顾不得他们甩开大步便向山上跑去。两个警察也顾不上管他也朝山上跑去。

          “砰!砰!”一阵阵枪响带着惨叫的声音不时响起让夜冥殇不由加快了速度。

          他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已经到了半山腰出事的地点了。只见十几个警察正在不断的朝一些黑影开枪,那些黑影似乎不怕子弹,甚至不是还能找到时机突袭。此时已经有两个警察倒地没了气息,还有几人也多少受了些伤。

          “金生火旺,交链元神。内保形体,外伏魔灵。急急如律令!”一道符纸打去火光闪现立马将冲到一个青年警察身边的妖物打飞出去。

          这一招立马让这个青年警察的眼睛都亮了,这些怪物的厉害他可是知道连子弹都不怕竟然被这个和他差不多大的青年一挥手就打飞了?

          “火焰飞光玉女,雷霆猛火将军,火乌火马,火布乾坤。火铃大神,速烧邪鬼。急急如律令!”又是一道火玲咒打去将一个鬼物打的尖叫连连。夜冥殇可顾不得这小警察在想些什么,因为就这一下就又有一个警察被打伤了,好在只是受了些轻伤不伤性命。

          之前他一共用了两道符,一道火铃咒,一道火玲咒。前者伤不到那鬼物倒在情理之中,毕竟是匆忙打出。可是后一道火玲咒威力可要大上不少竟只让对方受了些轻伤?要知道那道火玲符的威力足以比得上方士的全力一击了。

          夜冥殇双眼一凝不敢大意,立马掐诀念咒“真符到处,杀鬼万千。敢有拒逆,化作微尘。急急如律令!”随即十几道符纸飞出将邪物逼退。立马又开始作法。

          之前那两道符威力较小,加上这些警察的心思都在那些鬼物身上倒没注意太多。此时十几道金光飞出逼退鬼物顿时让他们震惊的看向了这个面貌冷俊的青年。

          夜冥殇顾不得他们震惊的目光,脚踏七星步双手掐诀念道“此间土地,神之最灵,升天达地,出幽入冥,为吾关奏,不得留停,有功之日,名书上清!”随即打出一把五帝钱形成一道防护罩将众人围在当中。

          这些鬼物被夜冥殇打退变得更为狂躁一个个嘶吼着冲过来,每当碰到光幕都会尖叫着被弹回去,虽然受伤不轻但却一个个悍不畏死,照这么下去这光幕撑不了多久的。

          “请问您是道士吗?”最开始被夜冥殇救下的那个警察满脸崇拜的问道。

          “差不多。”夜冥殇有些心烦没有多说。

          青年警察眼睛一亮“那您能对付这些怪物吗?”

          “有些麻烦。”夜冥殇的话让青年警察更振奋了,他说有些麻烦却并没有说对付不了。

          “您要是需要帮忙,请一定告诉我们。”这时一个中年警察走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个领导。

          “是啊,是啊。需要帮忙一定告诉我们。”其他警察也被夜冥殇的这一手镇住了纷纷附和。

          虽然他们有心,可惜一些普通人如何能对付得了这些鬼怪。看出了夜冥殇的意思之前那个青年开口“那个,我在小说里看到道士可以请天兵上身的,请问是真的吗?”

          青年的话让他眼睛一亮,对啊这些普通人虽然不能对付鬼邪但自己可以让他们能对付啊。

          “你们都把上衣脱掉过来站好。”自己的命都在人家手里攥着自然没人敢不答应,而且对于这些奇异的事情这些年轻人还是很好奇的。

          夜冥殇咬破手指正准备画符,山下那两个警察和李建国身边还有一个和他年纪相仿比他还要胖一些的中年人跟了过来。

          不过看到眼前这阵仗四个人都有些傻眼,然而那些鬼怪可不会礼让他们,见打不开防护罩几个鬼物嘶吼着便向他们冲了过去。

          这一下直接把他们吓傻了,暗道一声麻烦几张火铃咒扔过去将鬼物打飞大喊道“还不进来!”

          这一喊才将几个人喊醒,纷纷跑进光罩里面。

          夜冥殇不理会他们在那青年警察身上不断以血画符,画好后掐诀念道“天雷尊尊,龙虎交兵,日月照明,照我分明;远去朋友,接我号令,调到天兵天将,地兵地将,神兵神将,官兵官将,五雷神将,符至则行,急急如律令!”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