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IIWABAAC0883"></code><style id="IIWABAAC0883"></style>
    • <acronym id="IIWABAAC0883"></acronym>
      <center id="IIWABAAC0883"><cente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center><abbr id="IIWABAAC0883"><dir id="IIWABAAC0883"><tfoot id="IIWABAAC0883"></tfoot><noframes id="IIWABAAC0883">

    • <optgroup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sup id="IIWABAAC0883"></sup></strike><code id="IIWABAAC0883"></code></optgroup>
        1. <b id="IIWABAAC0883"><label id="IIWABAAC0883"><select id="IIWABAAC0883"><dt id="IIWABAAC0883"><span id="IIWABAAC0883"></span></dt></select></label></b><u id="IIWABAAC0883"></u>
          <i id="IIWABAAC0883"><strike id="IIWABAAC0883"><tt id="IIWABAAC0883"><pre id="IIWABAAC0883"></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阴阳伏魔》 第二章 奇怪的梦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咒语念罢夜冥殇伸手一指“请天兵伏魔!”随即青年的气质随之一变变得高深莫测起来,右手一抓不知从哪里抓来一把长枪直接冲出防护罩和邪魔大战起来。

          只见他长枪一挥瞬时在那邪物身上刺出一个血洞,在那邪物的尖叫声中黑色的血液飞溅。

          “好厉害!”众人都是一惊,他们可是深知这些怪物的厉害子弹都打不伤他们,就连夜冥殇的法术也只是将其逼退,可这天兵附身竟然一枪扎出个血洞出来,其威力由此可见一般。

          “他坚持不了太久,下一个继续!”随着夜冥殇一声大喝众人才回过神来赶忙排好队列。

          和前一个一样又是在其背上画符掐诀念咒。“请天兵伏魔!”语落警察气质一变伸手抓出与之前一样的长枪冲了出去。

          这是之前的青年一经露出颓势身上也添了几处伤口,天兵虽强可凡人的身体却承受不了太强的力量,所能发挥的实力毕竟有限。

          “哈!”后入场的天兵一声大喝高高跳起用力将长枪掷出,破空声响起将一个邪物狠狠地钉在地上。

          虽然震惊但众人不敢多看赶忙依次往夜冥殇面前站。依旧是一样的做法又招出了三个天兵夜冥殇收了手。他的面色已有些苍白尤其是右手已毫无血色。他的法力是很强没错但失血过多依旧会疲惫。

          “请天兵拖住他们我来施法!”随着夜冥殇一声大喝,天兵们瞬时改变了战术开始将这些怪物往一起引。

          而夜冥殇也没闲着,将左手也咬破两只手挥舞着血液在空气中形成一幅血液符阵。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

          干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病延年

          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

          凶秽消散道气长存急急如律令!”

          随着咒语念罢血色的阵符发出耀眼的红光,随即飘浮到魔物的正上空像圆盘一样旋转,并从里面发出一道道红光宛若利剑准确的刺在魔物的额头。不过片刻邪魔尽灭!

          此番威力即便是几位天兵也都面露震惊之色。

          “多谢诸位天兵相助,留下名号夜某自当供奉香火。”

          夜冥殇抱拳,天兵也抱拳回礼以示对强者的尊敬。随后五人身上光芒一闪天兵离去,留下五幅画。

          随着天兵离去这五个年轻力壮的警察顿时一个个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别看刚才他们威风但天兵附体本就是十分消耗体力的区区几分钟他们一个个就像跑了场马拉松一样累。

          连续施法夜冥殇也是有些累了,从怀里掏出一小瓶蓝色的药水仰头喝下,然后盘坐在地上吐息片刻感觉精神恢复的差不多了便站了起来对领队的说“把这些尸体带走我需要知道他们的来路,不要直接用手碰用油纸包起来,另外找些生石灰洒在这些污血上,你们的伤口也要用朱砂消毒。”

          “好,我这就叫人。”今天发生的事情彻底颠覆了这些受到现代科学教育的高级知识分子的世界观。对夜冥殇的实力也是深深折服,完全没有对他命令般的语气有何不满。

          “夜大师果然是年轻有为啊,我老陈可是完完全全的无神论者也不由的佩服得五体投地啊。”夜冥殇刚松了口气之前和李建国一起来的那个中年人便走了过来,朗声说道。

          夜冥殇眉头一皱,虽然第一次见面但他对这个人却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夜大师,我叫陈家兴是南京医科大学的校长。此番能认识夜大师这样的青年俊杰实在是荣幸之至荣幸之至啊!”陈家兴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也不管夜冥殇同不同意一把抓住了夜冥殇的手不住的摇晃。

          看了看这个笑面虎一般的中年人再看看李建国那难看的脸色,夜冥殇顿时回过味来。看来是陈家兴见李建国把自己找来想跟过来趁机讽刺一番,再借故打压好坐实校长的位子。结果看到那恐怖的邪魔和自己的一身本事便打好注意要来结交自己。

          夜冥殇对眼前之人可并不感冒先不说对方故意刁难不让自己进门,光是为了一己私欲致全校学生的安慰于不顾就让夜冥殇对其厌恶。

          “哦~原来是陈校长,陈校长的大名今天夜某可是没少听到呢,就连看门的保安都对您敬仰不已呢。”

          夜冥殇话里的讽刺意味人精般的陈家兴又何尝听不出来,不过他却假装不知道依旧哈哈笑着“哪里哪里,与夜大师这身通天彻地的本事比起来我这个校长又算得了什么呢。倒是夜大师千里迢迢赶过来不辞辛苦的为我们学校除去这妖邪,我明天一定送您一面锦旗以歌颂夜大师的无私奉献。”

          暗骂一声老狐狸,竟然一面锦旗就想把自己打发了。表面却是不动声色“锦旗就不必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没那个伟大,与其搞那些虚的陈校长还是把账先付一下吧。”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夜大师劳苦功高,我说什么也是要表示一下的。明天我就包一个两万块的红包给夜大师。”

          听到这夜冥殇恨不得破口大骂,他目光一凝盯着陈家兴寒声问道“两万?陈校长可真是大方啊。”

          仿佛是没有听出夜冥殇话里的讽刺意味陈家兴哈哈笑道“哪里哪里,虽然我一向清明律己但还是存了些钱的。这两万块就当是我个人对夜大师的辛苦费,除此之外我还会为夜大师制作锦旗和奖状的。”

          夜冥殇都要气炸了,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的呢。还奖状?他还真把自己当小学生了?而且现在请人捉鬼完全是有价无市,有时几十万都可能请一个骗子,运气好的也不过请一个散人罢了,那种实力对付个恶鬼都够呛。

          “看来陈校长还真是清廉啊,不过那些都与我无关。明天十二点之前我要见到200万。”

          “夜大师,您看您一定除了妖怪累了,有些头脑不清晰了,这里有警察同志们处理,虽然我们普通人对付不了鬼怪但处理个尸体还是没问题的。我还是先为夜大师定好酒店送夜大师去休息吧。”

          嘿!夜冥殇都被气笑了,这句话说得好啊。先是提醒自己邪物已经被灭了自己已经没用了,又威胁自己虽然法力高强能对付鬼怪但普通人一样弄吧他弄死,还敢直接骂自己头脑不清晰。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哪次去驱魔对方不是恭恭敬敬,价钱都不用自己说的遇到豪气的天价也不是没给过。今天到好费了这么大力气,钱没拿到还被威胁了一番,他还真没见过这么不知死活的人,难道不知道自己能捉鬼救人就能放鬼害人吗?

          “哦~既然如此我就告辞了,那只大家伙就交给陈校长对付了。”说完夜冥殇作势就要走,却立马被陈家兴拦住了。

          “夜大师如此辛劳我怎能怠慢,明天我就向上面申请夜大师的劳务费。”虽说陈家兴为人厚颜无耻过河拆桥,但他还是怕死的,血肉之躯他能找人对付,但阴阳界的人他还真不认识,眼前就这一个夜冥殇虽然不舍但他为了活命也只能出这个钱。

          “那是你的事,明天十二点之前我要见到500万。”夜冥殇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敲起了竹杠。

          “什么?!刚才不还是200万!”听到这个数饶是陈家兴也是吓了一跳。

          “那好钱我不要了,今天就当做了件好事那个大家伙你来对付。”

          “夜大师有话好说,我一定想办法。”

          “嗯,这是我的账号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我要见到1000万。”知道陈家兴这种人坏事肯定没少做有的是钱,夜冥殇才不会给他省呢。

          “什么?!夜大师你这么坐地起价可不行啊。”

          “那好,那个家伙你来对付。”说到这里突然吹起一阵阴风让陈家兴狠狠打了一个冷颤,立马开口。“给,我给。大师先去休息明天十二点之前我一定把钱打到大师的账户上。”

          看到陈家兴被夜冥殇敲竹杠李建国还是很高兴的,本来他是说好给夜冥殇50万的,那已经是他全部的积蓄了。但是价钱被抬到了1000万他却一点没有不高兴。钱又不是他的,而且陈家兴和他也是积怨已久,仇人吃亏他当然高兴喽。要不是还有事要忙他一定会去开瓶香槟庆祝一下。

          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以防万一他给了每人一道灵符用来防身。之后便去了李建国给他安排的酒店准备休息今天可真是把他累的不行。

          洗了个澡夜冥殇倒头便睡了,睡梦中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见到了一个清秀的女孩。

          “我叫李梦雨你叫什么名字啊。”

          “夜冥殇。”

          “好奇怪的名字啊。”

          画面一转他又来到了几座足有几十米高的巨大石像面前。

          “你快点跟上哦,大哥他们都走远了。”说着李梦羽便惊人的跳上了巨大的石像。

          画面再一转又到了一处围着峭壁而建的木道上面,下面就是湖水。

          “你小心点哦,我大哥上次就掉下去了。”

          话音刚落夜冥殇脚下一滑便向湖面坠去。

          “啊!”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